<address id="5flvx"></address>
        <sub id="5flvx"></sub>

        <sub id="5flvx"></sub>

        <sub id="5flvx"></sub>
        <address id="5flvx"></address>
          <sub id="5flvx"><var id="5flvx"></var></sub>

                <sub id="5flvx"><var id="5flvx"><output id="5flvx"></output></var></sub>
                <address id="5flvx"><dfn id="5flvx"><ins id="5flvx"></ins></dfn></address><address id="5flvx"></address>
                  <sub id="5flvx"><listing id="5flvx"><ins id="5flvx"></ins></listing></sub>

                  我愛這青山綠水“一記紅”

                  發布日期: 2020-03-20

  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 “今天鮮葉收購價分每斤150元、80元兩種,要分類歸置,千萬別混雜,不然做出來的茶葉就壞了!”3月19日清晨6點,太湖西山島上晨光熹微,來自國網蘇州供電公司的吳中區金庭鎮衙甪里村第一書記楊建華,已經在村里的茶園開始例行“巡山”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茶園里,茶農鄭伯勤等人正在緊鑼密鼓地采摘新茶。“我們會馬上安排合作社的人擬定收購點,不用擔心疫情影響茶葉的銷路。”楊建華給茶農吃下了“定心丸”。

                   疫情不阻春茶香

                  衙甪里村是西山碧螺春主要產地之一,有3000畝茶園,茶葉是當地農民主要收入來源。往年的這個時候,有近3000名來自湖北、河南、安徽等地的采茶工,分布在各大茶園采摘新茶。

                  今年,突如其來的新冠肺炎疫情,給當地碧螺春茶產業帶來了困境。最直接的難題就是采茶工短缺,嚴重影響茶青葉采收。

                  如何確保防疫、采茶兩不誤?成為擺在楊建華面前的頭等大事。

                  “疫情剛發生,我們就把困難想在前頭,解決在實處。”楊建華說,首先要確保用工安全,全村采取了一系列防控措施,嚴格執行禁用地區、慎用地區的用工標準,并利用“蘇城碼”加強進島人員管理。同時,發揮黨組織和黨員作用,村黨總支全員實行網格化駐點,組織村民生產自救,對困難群體互幫互助。

                  為了搶抓采茶黃金期,楊建華引導村民,一改以往各家各雇采茶工的做法,掐準每片茶園的出芽時間,統配協調勞動力,按時錯峰采摘,既保住了收成,也減少了人力成本。為此,楊建華帶領黨員干部,挨家挨戶上門做工作,哪家采茶工寬裕,哪家不足,每天不厭其煩統計更新一遍,保證茶葉有人采、工人有活干。

                  從3月13日至19日,通過合作社定點收購青葉方式,該村黨總支協調了25個采茶工、在5戶茶農茶園采收青葉2000多斤。

                  往年春季,西山島游客如織,春茶成了時令“伴手禮”。而今年,游客銳減,茶葉銷路受阻。楊建華拓寬思路,從網絡銷售謀求“突圍”。

                  其實,通過網絡帶動茶葉品牌人氣,楊建華早就開始著手嘗試了。今年1月13日,他走進百度直播間,講述碧螺春茶的“前世今生”,還邀請明星為衙甪里村茶葉“代言”,直播1小時,吸引近百萬人觀看,當場就賣了1萬多元茶葉。

                  “疫情也倒逼我們嘗試新思路、新辦法。”楊建華介紹,今年該村計劃在淘寶、抖音、快手等直播平臺做活動,通過直播平臺“帶貨”,加上電商渠道,目前已經拿下80萬元春茶訂單,預計全年春茶的線上銷售額將近200萬元。

                  線上闖出一條新路,線下積極把握機遇。該村已經建立了線下分銷體系,重點用好用足消費扶貧政策。目前,村里的農產品已經進入江蘇省電力扶貧產品名錄,預計全年茶葉產值將在2019年400萬元的基礎上增加50%。

                  興村源自底色紅

                  春茶之綠,背后是黨旗紅的鮮明底色。

                  作為駐村已經3年的第一書記,當初剛到衙甪里村時,楊建華經過調查論證,決定把工作重心放在產業扶貧上,并把“碧螺春紅茶品質提升和品牌塑造”作為精準扶貧的核心項目。

                  當時,當地用傳統工藝做出來的紅茶,品質不高,賣不出好價錢,必須引入新技術、新工藝。為此,楊建華專程請教了江蘇省農科院李榮林茶博士,回來和茶農一起做試驗。采摘、挑選、揉捻、發酵、烘焙……那些日子,他帶著技術小組常忙到凌晨1、2點鐘。

                  采用新工藝的紅茶做出來了,楊建華請村民來試茶。村民喝了都說好,但“就不知道能賣得好不”。老鄉的話,讓楊建華意識到“市場”這個關鍵。他用村里滯銷的小青柑和紅茶結合,做成了青紅茶,一投放市場,反響極好。當地青柑成熟晚,上市后只能賤賣,每個果子不到2角錢。而這次,1萬個小青柑皮做的青紅茶,竟然賣了8萬元,還順帶解決了橘子滯銷的老問題。

                  2019年3月,新工藝碧螺春紅茶正式上市,產量也從過去的每年1000斤升至4000斤。村民們把這種茶叫做“第一書記碧螺紅”,簡稱“一記紅”。

                  在茶農眼里,“一記紅”可是個寶貝。傳統碧螺春綠茶采收時間只有40天,冷藏最多保存3個月,銷售期集中在每年3月到6月。而“一記紅”的采收、儲存時間都大大延長。村民曹新康說:“多虧了綠茶轉紅茶,我們對疫情的影響也沒那么怕了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“綠轉紅”轉出了新天地。“不值錢”的紅茶,現在賣到了2500元一斤的“天價”。村集體農業合作社銷售額也從2017年的30萬元,增長到2019年的500多萬,摘掉了蘇州“集體經濟相對薄弱村”的帽子。僅靠這一項,村里每人每年平均增收超1000元。紅茶產業還吸引年輕人回流,不少從前在西山島外謀生或剛畢業的青年人,紛紛回到村里創業。

                  “現在我正在把‘一記紅’工藝免費傳授給金庭鎮的其他村,讓所有的茶農都能得到實惠。”楊建華說。

                  如今,“一記紅”還從一個給茶農帶來真金白銀的產業,發展成了獲得村民信任、響當當的黨建品牌。2019年,在楊建華帶領下,村里建立“一記紅”黨群服務中心,成立“一記紅”行動黨支部,先后舉辦“一記紅”實景黨課8次、紅茶技術培訓2期、斗茶活動4次,并發展出旅游接待和電商銷售功能,著力探索黨建促進脫貧攻堅向鄉村振興的轉變。

                  “我愛這青山綠水‘一記紅’,我要盡我的力量讓這里的百姓更幸福。”楊建華深情地說。

  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 成年片黄色电影大全 - 视频 - 在线观看 - 影视资讯 - 品赏网